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电子商务 A站靠快手复活,七亿基友能容得下百万猕猴啊

A站靠快手复活,七亿基友能容得下百万猕猴啊

网易的热门手游《阴阳师》就推出了同名动漫,《镇魔曲》更是联合自家的网易文学推出了官方小说,挖掘游戏IP的更多可能性。

可以看到,BAT都在二次元市场密集布局,埋下重兵,瓜分3亿“猴子”用户。不只是BAT青睐二次元,整个文创产业对此都钟爱有加,相关数据显示,2017年有多达106家二次元相关公司完成了111笔总额达61.97亿元的融资案,其中腾讯、B站、爱奇艺、阅文、阿里参与的有27起,不计算阅文集团的投资项目,腾讯系投资的二次元公司多达14家,二次元依然是巨头的香饽饽。

快手近日开始向二次元发力。

但这并不容易,B站仍旧亏损,而爱奇艺等长视频网站烧了十多年前的钱才将会员模式跑通。好就好在,A站赶上了快手“求变”的节点上,二次元将成为快手2019年下半年重点发展的垂直品类,这也是A站必须抓住的红利期。

看到这个消息,我还是蛮诧异的。因为,我印象中,A站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在PGC上,腾讯、Bilibili、Kilakila依托各自生态,不缺内容创作者,不过,二次元平台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内容创作生态才能让UP主源源不断地创造内容,这是B站比A站做得好的地方,与A站创作者与消费者被一视同仁不同,UP主在B站上传视频可以获得硬币等回报,也可以得到观众的金币打赏。二次元平台只有给创作者长期的、持续的、可观的商业回报,才能激发后者的创作动力和能力,事实上,目前各类内容平台繁荣的基础都是良性互动的创作生态。

反观B站,同样也上线了UP主电商功能,产品形态更接近抖音、快手的商品橱窗和购物车功能。同样在2018年年底,淘宝还与B站达成进一步合作,在B站自有的IP商业化运营、UP主内容电商等方面开展合作。B站的商业故事,是否能在快手与A站上重现值得关注。

A站目前还没有稳定的营收来源,而输血和补贴都是一时的。文旻表示,或许A站在内容生态的建设完成70%了才会去考虑商业化,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就有可能会尝试变现计划。除了依靠快手平台,也会采用会员付费等视频网站通用的营收模式。

A站在变现上,需要有更多尝试,加入快手阵营后,后者的资源或许可以助力其在变现上做得更好。

更多更新的详细互联网资讯请关注聚创君公众号(聚创大咖汇)

“二期开发意味着参与的机构会更多,技术配套也将进一步支撑更大的参与度。”相关人士称。

B站的二次元游戏发行的吸金效应已经显现。此外,B站2019年Q1财报显示,二次元电商票务平台会员购销售业绩也在高速增长,电商及其他业务的一季度收入达到9600万,同比增长621%。

很少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的业务会几天时间都访问不了,而在AcFun身上,就发生了好几次这样的事儿,因为商业化缓慢,缺乏视频牌照,版权纠纷缠身,管理层变动过于频繁,诸多原因导致经营不善,一度出现了因为没钱续费被云服务商停服的惨状。

正是因为此,微博进军二次元是必然,最近通过其控股的红豆Live曲线进入二次元市场。红豆Live更名为KilaKila(k站),从名字可以看出有向Bilibili对齐的意思,此时入局也可以“捡漏”AcFun无法再服务的百万“猴子”。

短视频做直播并不难,但行业竞争重心已经发生了转移。艾媒咨询在《2018-2019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中称,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有望达到5.01亿人。据其此前的统计显示,2017年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达到3.98亿,相较于2016年同比增长28.4%,这意味着整个行业的流量增速进一步放缓。直播的下半场,企业间比的是生态体系建设和产业链渗透能力。

与一年前的默默无闻不同,A站的各项数据在今年6月份就开始有了明显的增长,原因在于提前为暑期准备了相关活动、7月份上线新番、开放快手的部分流量等。“快手做活动时也会考虑是否将A站带上。”文旻说。

百万“猴子”终于有了新归宿,不是马云爸爸,不是“不站队小王子”今日头条,而是聚集了7亿“老铁”的快手。

百度旗下的贴吧用户则有超过80%的90后用户,在粉丝数量TOP
20的大吧里,ACGN主题的贴吧占据了将近一半,百度旗下的爱奇艺在2013年便启动二次元战略,在版权内容、自有IP、动漫内容、产业孵化、二次元活动上布局,去年12月上线直播频道主打二次元。

4月23日,“一禅小和尚”和“萌芽熊”等2个知名二次元IP首次在快手上进行了虚拟直播。此前,这些角色已在新浪微博上汇聚了数百万的粉丝。同样在近期,快手在产品迭代中推出了虚拟形象功能,用户在拍摄短视频时可以用卡通人物替代自己。

B站在去年也推出了UP主奖励金计划,单个原创稿件达到1000播放量时,即可获得激励收益。

2、重视IP储备挖掘IP价值。

1、强化PGC和自制内容降成本。

此前,快手一直将精力聚焦在原创内容,内容分发和电商业务的结合上。前者体现在快手与抖音所不同的流量分发方式思路,即在成为快手老铁的路上,流量对普通用户同样也会友好。扶持起数量广泛的“老铁”,老铁带货更加顺理成章。

从“无人问津”到“宠爱有加”,A站终于看到了翻身的苗头。

有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.08亿,其中97%都是90后、00后,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市场规模占整个泛娱乐市场规模的57%,二次元市场不只是有A站、B站这样的弹幕网站,还有动漫、文学、直播、音频、游戏等等形态,对于巨头而言,它即迎合了当前各家抓住年轻人的用户发展战略,本身也有巨大的商业价值,正是因为此,BAT都在此埋下重兵。

被视作是A站最直接对手的B站Bilibili就迎来截然不同的结局。年初《财经》报道显示,
Bilibili已进入上市前静默期,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,其估值将高达30-35亿美元,如此高的估值有华丽的业绩支撑:界面报道显示2016年B站营收为7.36亿元,2017年1-4月营收为7.29亿元,全年有望盈亏平衡。B站董事长陈睿去年中也曾表示,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视频平台是盈利的,B站会争取在爱奇艺后盈利,在用户数上,极光大数据显示B站2017年上半年的日活用户差不多是A站的8倍。

其实,虚拟人物备受推崇的背后是日渐兴起的二次元文化,QuestMobile统计显示,最受00后欢迎的APP中,B站排名第4,超过抖音。

A站“复活”

1、强化PGC和自制内容降成本。

导致ACFUN关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:业务经营不善、股东频繁变更、核心团队不稳、缺乏视频牌照、版权纠纷缠身等等,但归根结底还是业务经营不善。

快手的一系列动作不难理解,在类似的年轻化玩法已经基本在行业普及的情况下,快手不能落队。去年12月,虚拟形象制作软件ZEPETO在国内掀起热潮后,与摄影软件B612展开合作;快手的另一主要竞争对手抖音更是此领域领跑者之一。

更多的用户意味着更广的变现空间,艾瑞报告预测,2020年二次元产业将迎来6000亿元的市场规模。内容平台可以依靠IP版权的聚合能力进行变现,社交平台可以依据话题讨论和线下活动增强用户粘性,所形成的粉丝基础也有助于为衍生品买单。

快手作为中国第一阵营的短视频平台,拿下A站入局二次元,在此时此刻显得十分重要——快手正在与抖音展开短视频的最后对决,进军二次元,一方面,可以完善内容生态——目前快手被外界诟病最多的,就是内容比较low,当然这只是人们的误解,快手要做的是记录生活,而生活没有高低。另一方面,可以获取更多年轻用户。A站经历过一番折腾后,对快手最大价值应该是品牌,A站队猴子们的号召力依然还在。

2、重视IP储备,挖掘IP衍生价值。

B站作为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社区,其赴美上市的消息,第一次让外界清晰的看到,二次元生意背后的潜力。

二次元成为了快手“求变”路上的丰厚筹码,而快手则成为了A站重新归来的重要抓手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